knight

职业腐女
玛丽苏
拖延症
懒癌晚期

我所目睹的爱情【第三人称视角】【源猎慎入】

#源猎
#还有三天中考我还在搞事情也是厉害
#小学生文笔
#感觉也没怎么写他们两个之间的相处

      窗外渐渐沥沥的下着小雨,时不时还会打下来一道声音不大向的闷雷,窗外的风景正如我现在的心情一样,糟糕透了。

      该死的莱耶斯,那个黑鬼,恶魔。

      我蹲在无人的医院走廊里可怜巴巴的想着, 不就是回答问题慢了几秒吗,至于那么凶对我吗?讨厌鬼!

      更可恨的是,就在他僵着脸凶完我之后居然转头就对着隔壁病房的莫里森医生露出老傻子一样的笑容,老流氓!死gay!

      我可能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于是把头一低,蹲在地上开始哭,哭的感情十足,惊天东地。
如果不是下午的查房不能迟到,我感觉我能在这哭上一天。

      “你还好吗?”

        头顶响起一个好听的声音,打断我那跟死了爹娘一样的嚎叫。

         我抬起头看着那个声音的主人却直接望进了一潭清澈的泉水,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纯净的宛如一个新生儿。

          可能是被我直勾勾的盯着觉得有些不自在,她转过头避开了我的视线,递过来一张纸巾,“喏,先擦擦吧。”

         我接过纸巾,不好意思的擦掉脸上脏兮兮的泪痕,用带着鼻音的声音对她说“我没事,谢谢你。”

         她背对着窗户,逆着光,对我笑着说道“那就好。”

         我低头揉了揉快要被闪瞎的眼睛,感觉心上刚被一个不穿内裤的小流氓给射了一箭。

         是的,没错,我也是个弯的,这时我突然意识到,我是不是不该在内心这么对待莱耶斯这个同类。

          自那天以后,我就去找了负责这个楼层的好友,用威胁诱惑弄来了那人的信息。

          她叫莉娜.奥克斯顿,是一名刑警,因负伤住院,真是让人更加心动的职业,她的名字也让我变得小鹿乱撞,我本来计划着时不时去她的病房刷一刷存在感,然后两个人日久生情什么的,但是我去每次都能看见一个东方男人,不得不说他长的长相是非常不错,以至于当我看他第一眼时,我就感觉我的大脑里有一大群小人举着写有“敌人来袭”的牌子在边跑边叫。

            我拽过来给病人换药的好友,问那个男人是谁。

              然后好友她竟然一脸“你竟然不知道”的表情给我上了一节科普课。

            他叫岛田源氏,是本市公认的最帅刑警队长,最帅是什么,就是好看,最受欢迎,就算他只是随便不走心的一撩你都会束手就擒的男人。

          然后好友还一脸“一条土狗还和狼抢肉吃就是你的不对了”的表情来安慰我“加油吧,说不定撞见鬼了。”

           我:“mmp。”

          莉娜她伤的是胸口,一把刀直接插进心脏的位置,但是幸好被骨头挡住了,所以抢救了四五个小时就抢救回来,那时那个姓岛田的人就一直守在手术室门口都急哭了,身旁的队友也一直在安慰他,但他还是坐在那里抹眼泪。

           我坐在休息室里,抱着奶茶和瓜子听着小护士们七嘴八舌的跟我说。

          虽然跟那个岛田没说过几句话,但我也能从他的一举一动感受到,他是个骄傲的人。能做出在公共场合哭这么和我一样没品的事情。

          我低头看着手中的奶茶,心里很不是滋味。

         其实他们,挺般配的。

          他们两个的气氛特别融洽,让人插不进去,就像是一个正在吃甜粽子的人不能插进两个正在吃咸粽子的人的对话一样。

           我曾经在午休时去看过她,那个男人正趴在她的床头,他睡着了,她坐起身子,低着头,玩弄着他的头发,给他编辫子,眼里温柔的都能滴出水。也许只有瞎子才看不出她眼中对他的温柔和爱意。

            多么美好的一对。

          我抹着眼泪,恶狠狠的抢走好友手中的查房记录,又走进她的病房。

          他们在吃饭,她不停的把自己上青菜挑进男人的碗里,又把碗里她喜欢的菜挑进自己的碗里。

            她注意到我了好奇的用好听的声音问我。

          “今天怎么换你来查房了?”

           “她有事,就拜托我来顶班。”

             我来让我自己死心。

           “是这样啊,啊!源氏我不要吃这个!”

          “伤患需要营养。”

           问完常规的问题之后我就打开门,,想了想又转过身,对他们说

         “祝你们幸福。”

            她把一直当项链的戒指戴在了手上,和男人手上的是一对的。

                  END.

梦境 (一) 【源猎】

#源猎慎入
#刑警猎X黑爪源
#没错,又是我,我又来辣大家眼睛啦
#小学生文笔

   我最近总是做一些奇怪的梦,梦里总是有一个人,明明不认识他,但是在梦里,我却像是跟他很亲密一样,我们做着只有恋人才做的事情,拥抱 亲吻,也会抵死缠绵。

    房间里很暗,只有台灯散发着幽幽的微光,一声声喘息和让人脸红的水声回响在在房间,男人背着光,汗珠顺着他的发丝滴在我的脸上,欢愉过后,他仰下身在我耳边轻声说

    “我爱你。”

     ——————————————

   “怎么了莉娜,脸色这么差。”安吉拉担忧的问,然后递过来一杯热茶。

  我握紧温热的水杯,白雾模糊了坐在对面的安吉拉,犹豫了很久,还是打算告诉她。

   “如果...你梦到了一个陌生的恋人,这是什么现象。”

  安吉拉愣了一下,像是被我吓到了,我捂住脸,无力的解释着 “哦,老天你一定吓到了,抱歉,跟你说了这么奇怪的话,请忘了吧。”

   一口喝掉已经凉透的茶,然后对安吉拉说再见,头开始莫名阵痛,我打算去休息室躺一下。

   ——————————————

   刀划过胸膛,血争先恐后涌出来,也溅了挥刀人的脸上,染上几滴红色的英俊脸庞在五彩斑斓的霓虹灯下,显的犹如一个恶魔。

   他干净利落的挥刀入鞘,一边擦去脸上的血红,一边信步走来,步态优雅仿佛他并没有走在脏乱的巷子里,而是奢华的古堡宴会上一样。他走过来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不屑的勾起嘴唇。

    “真没用。”

   ——————————————

   猛的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右手擦去冷汗 快速跳动的心脏慢慢平复下来,往常自带粉红泡泡和滤镜的梦,突然变得这么暴力,让我狠狠的受到了惊吓。不过这是我第一次看清那个男人的脸,英俊的让我意外。

   突然打开的门让我又被吓了一跳,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应该是新人,她慌张地站直,行了个礼,小声说,“对不起,我打扰你了我这就走。”

   “不用了。”我起身整理好衣服,又顺便看了一眼手表,下午三点...我竟然睡了两个小时,不知道有没有耽误什么事情。“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谢谢您。”

  当我走过走廊拐角时,感觉到突然有一道视线想要刺穿我一样,可是回过头却正好看到刚被关上的休息室,好笑的摇摇头,便把这当做错觉。

   走进办公室,却听到安吉拉在门里跟别人争执,很难想象,好脾气的安吉拉会跟别人争辩到这种程度,门的隔音很好,只能隐隐约约听到几个单词,“想起来...怎么...就这样,不行......会再次...带走”

   我打开门,对安吉拉摆了个手,就看到安吉拉慌张的对电话说道,“她回来了,我先挂了。”

   “怎么了,亲爱的?”我不解地问她。

   “没事。”她先是这么说 然后又抬起头看着我,像是在确认什么一样,又说了一遍。

   “没事的,莉娜。”





【莫名感觉我在下一盘不小的棋,剧情废抱紧自己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第一次写长篇,请关照】

【源猎慎入】

#课上产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大家看着玩吧
#小学生文笔  




塔外早已黄沙遍地,这里几乎没有绿色,同样也没有人烟,几处建筑残骸还顽强的站立在沙地上。

  “滴滴。”手中的定位仪又响了起来,这已经是第三次了,身边的麦克雷不耐烦的咋一下舌。

  “这次又是那里,这些流浪者也太会耍人了。”

   莉娜并没有回应他,而是看着手中的仪器上不停的闪烁的小红点,猛地一拍麦克雷大叫道。

  “就是这儿,停车。”

  “我的老天,开车呢,别对我动手动脚,多危险,你一个向导,手劲怎么这么大。”

   一个急刹车停在了破旧大楼下,莉娜抬头看着漆黑的窗口,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莉娜下车后对麦克雷说  “虽然是求救信号,但你还是带着吧,我有点担心。”

   他接过袋子后对莉娜比了一个没事的手势,随后便率先走进了大楼,莉娜跟在他身后也走了进去。

   感觉很不好,自从走进大楼之后,便觉得角落里有无数双视线对准了两个人,她快走了几步拉住麦克雷,他也感觉到了,在走了一段路之后,就拉着莉娜转身喊到。

  “跑。”

   然后传来几声枪响,麦克雷骂了一声娘,然后也掏出袋子中的枪支会转身回击,莉娜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把他推向柱子后,顺势一个翻滚到一个柜台后面,也从身后抽出枪开始还击。

   突然一个巨大冲击力从左肩处穿过,剧痛让她的大脑暂时无法思考,也站不起身。

   视线一片模糊,隐约看到麦克雷冲她大叫和冲上来的武装者,她挣扎着去够身旁的枪,还差一点点,加油,莉娜,你可以的,还有一点点。

  武器出鞘的声音在枪声中显得十分微弱,但是莉娜还是听到了,绿光从眼前划过,然后我便陷入一片黑暗。

  
   少年站在风中,他回过头对着向他跑来的少女张开手臂,接住了她,伸手勾住少年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颈处开始咯咯笑,少女的声音十分清脆,少年扶住了少女下滑的身体。

  “怎么这么开心?”

  “我在温斯顿的花生酱里放了盐,他快气死了。”

  “调皮。”

他们身后传来温斯顿的怒吼少女抓住少年的手向远处跑去,大声说道“源氏,你快点跑,温斯顿追过来了。”

   两人躲进了大楼后面的花园里,他们靠在一起喘气,哈哈大笑,不知道谁先拥抱谁,也不知谁亲吻了谁,阳光从树枝间倾泻而下,在他们身旁跳跃,舞动。

   突然刺耳的警铃声响彻了天空,打破了二人之间正发酵的暧昧气氛,军人的警觉让他们掏出腰间的武器,迅速的集合地跑去。

  “武装者入侵,警告,武装者入侵。”

  “莉娜,一会跟紧我。”源氏把刀挂在腰间,又数了数弹夹递给她的向导。

  “嗯,你也要小心。”少女接过弹夹后,执意向哨兵的腰间又挂上了一把枪和弹夹。

   以往塔也会受到袭击,但是敌人数量都不太多,但是这次他们却像要捣毁塔一样倾巢出动了,打得他们措手不及。

————————————————————

   少年抱住昏迷的伴侣,单手持刀身前,满脸的血污让他视线变的不清楚,他低下头,睁大眼睛,拼命的想要看清怀中的人,却最终只能无力垂下头。

   阳光还是那么灿烂从石板残骸射下照亮他们周身。

————————————————————
  
   莉娜是被晒醒,用手挡住刺眼的阳光,打量了一下周围,呆了一会儿后,才反应过来这里是自己的房间。
   房门被打开,一个端着托盘的人走进来,莉娜看清来人后,便瞬间湿了眼眶。

那是她早已被判定死亡的伴侣,她的哨兵,她的人生另一半。

“他们都跟我说你死了。”

   源氏放下托盘走到床边,把强忍着不让自己哭的女孩儿揽住怀中。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怀中的女孩儿还靠在他的颈处不肯抬头,他叹一口气抬起她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自我【源猎慎入】


我到底在写什么,老天,我竟然连我在写什么我都不知道,我竟然写死了我女神,我的天哪,文笔像屎一样。

第一天
宇宙间最无聊的存在

心中最复杂的感情

无人可知的真相

他坐在窗边轻声吟唱,却一直没有说出最后一句,她就这样看着他,就像仰望天上的神一样,那是她的一切。

他是伟大的,他一定能救赎一切。

[你想得到他。]

[我从来没想过。]

[呵。]

[…………]

[痴心妄想。]

他察觉到她的目光,转过头,黑水晶一样眼睛,深邃的眼神仿佛能够让人心甘情愿溺死其中,他吟唱出最后一句,轻飘飘的落在她的心中。

“世间最美的存在。”

第二天
我轻轻敲响他的门,得到他的允许后,我推开他的门。

白色,一片让人内心平静的白色,我把茶放在桌上,转头去看他,他正手握一名少女的手,那名少女很美,棕黑的长发就这样铺在床上,她的双颊透着一点粉红,长长的睫毛像一把小刷子一样,只是她现在闭着双眼,如果睁开的话一定是大大的、水汪汪的,可爱极了吧,可惜没有机会看到,我遗憾的想到。

他把手中的东西放在柜子上。

“莉娜,帮我把这些拿走扔掉。”

“好的,岛田先生。”

我把床头柜上的针管拿出房间。

[那个女孩是谁呢?]

[没所谓吧,反正你也见不到她了。]

[是吗……]

[别担心。]

[……]

第三天

电视上的照片无疑就是昨天的那边女孩,宋哈娜,哈娜,花儿,很好听的名字,可是又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把手中的碗递给他,他接过后,像是在思考,然后他看向我说。

“莉娜,下次你还是少些盐比较好。”

“……好的。”

“再来一碗。”

“好”

[都怪你。]

[哈?又不是我做的 是你做的好吗。]

[也是你做的。]

[我拒绝跟你说话。]

第四天
我按往常送去茶,他不在,一个女人坐在他的床上,她跟之前的那些女人一样漂亮,她拥有漂亮的金色长发和海蓝色的眼睛,她看到我时眼里充满了一种我看不懂的眼神,她想要站起身,就又踉跄的一下坐了回去,我不懂她眼神的意思,我打开门走了出去,还是不要打扰她的比较好。

[一个奇怪的女人。]

[没错。]

第五天

最近附近总是会有警车像是在寻找什么,他最近也是回来的有些晚,我会等他回来,但是大多数都等不到,他看到我会惊讶,然后便笑着赶我去睡觉。

男人名叫麦克雷,应该是那种传说中只要给他钱就什么都会为你做的那种人。

他把手中的档案袋扔给我笑着说。

“抹掉一个人的痕迹,再伪造另一个可不简单。”

“我知道。”我说

“还要再请办你一件事。”

[你还真是大手笔。]

[你不也同意了吗?]

[为了他你可什么都能做,再说我也没办法拦你]

第六天

“你这是第一次同意买外卖。”他笑着看着我。

“你应该会喜欢。”我把筷子递给他。

“你做的米饭可是没人能比的。”

“谢谢夸奖。”

“岛田先生要喝酒吗?”我把手中的杯子摇了摇,向他示意道。

“嗯,你在哪儿买来的?这东西可不好找。”

“那家饭馆正好有。”

过了一会儿,瓶子空了一大半儿,他也倒在了地上,我拿起手机。

“你可以上来了”

我把他的行李拿出来,递给麦克雷。

“药都给他吃了吧?”

“会有用吗?”

“你放心,保证他忘记这一切。”

“但愿那个奇怪的药会管用……”

“那就永别了,可爱的女孩儿。”

我在窗边看着车远去,我转过身看着一尘不染的房间,等待着那些人的破门而入,同样,也等待着死亡。

[值得吗?]

[你应该知道他是我的一切。]

[我知道,放心,我会陪着你的。]

[谢谢。]

[因为我就是你,我们本是一体。]

第七天

清晨,男人在床上坐起身,看着这个陌生的房间。

脑子一片空白,我是谁?男人想。他看到了桌子上的档案袋,打开后发现这是他的身份证明。

奥克斯顿

一点也不熟悉的姓,他对这所有都没有熟悉感。

突然他脑内,闪过一个画面,面对月亮的少女,那琥珀色的美丽眼睛,正看着他,闪耀的发亮。
然后他仿佛不受控制一般脱口而出。

“世间最美的存在。”

————————————

“本市近年来最大一起连环杀人案,今日告破。”

“凶手名叫莉娜·奥克斯顿,15岁,已于抓捕时自杀身亡。”

打赌

只能自己产粮好悲伤
小学生文笔,慎入

   闷热的天气,无聊的课堂,莉娜用手撑着自己不住下滑的头,讲台上的老师还在不断的哇啦哇啦的说着难懂的题目,当莉娜终于忍不住合上双眼的时候,脑子里满是“去他妈的宋哈娜,去他妈的赌约”
   “哈哈,那个信誓旦旦说自己不会睡觉的人去哪里了呢。”下课后一个女孩走过来。
   “亲爱的,我认输还不行吗?你让我干什么?去买水吗?”莉娜想要伸手去拿书包里的钱包,宋哈娜就是喜欢和她打赌,然后让她帮忙跑腿儿,她早就习惯了。
   “去跟第一个路过咱们班的人一起回家吧。”
   “啪。”莉娜钱包丢到地上的声音。
   “我可以拒绝吗?哈娜,我是说我可以去买水,真的。”可怜的少女拉住宋哈娜的衣角不住的求饶。
   “不行哦。”
   “啪。”这次是莉娜心碎的声音。
    来呀,约就约怕你吗,我跟你说,老子不怂,莉娜走向门口,大喊了一声。
   “放学要跟我一起走吗?”
   “好啊。”一个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莉娜抬起头想看看是谁这么不开眼,她抬起头时她就觉得她要死了,妈的,源氏啊!
   “那我放学等你。”
   “好啊。”
   “那放学见。”
   “好的。”
    岛田源氏,本校风云人物,人长得帅,又幽默,每天追他的人都有一个团,是那种让人死都想追的人。
    这还真是走了狗屎运了,站在源氏班级门口的莉娜,自暴自弃的想到,不过,源氏好慢啊,莉娜用手顺了顺自己调皮的头发,又理了理自己有些乱的衣服,她心里竟然有些紧张,不过这也是不可避免的吧,毕竟是校草呢。
   “让你久等了。”源氏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他手上的运动服还没有放好,莉娜看着他手上的东西对他说“要不你先把衣服放回去吧,我在这等你。”
   “那好吧。”源氏把书包递给莉娜,跑向班级后面,中途还回头对她说“要等我哦。”
    莉娜用手遮住了自己泛红的脸,没错,她喜欢源氏,从她刚入学那天就喜欢他了。说起他们的相遇也算是狗血,也就是学校好大呀,哎呀我迷路了,你好啊,我送你回去吧的庸俗套路。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宋哈娜小姐说:她那天回来整个就不太对劲,一直拉着她说遇到一个特别帅的人。后来知道他是哪个班的,就天天都要路过一次去买水,当谁看不出来似的。
   “好了,我们走吧。”源氏走出来,拿过书包,看见莉娜通红的脸问道“你脸怎么这么红 发烧了吗?”
    莉娜躲过他想要试温度的手,开玩笑,要是让你试出来了,那多尴尬啊。
   “没事 我是说 我有点热,我们还是快走吧。”
    回家的路上很安静,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或者是不想说,莉娜和源氏隔了一步远,莉娜就这么看着前面的少年,路边的樱花正慢慢落下,它们调皮地飞来飞去一些落在了地上,一些落在了少年的头发上,源氏很高,莉娜忍不住抬手比了一下两人的身高,差了好远啊,足足一个头,前面的人突然一个转身吓了她一跳,因为她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收起来,尴尬的伸在半空中。
源氏笑了笑指了指前面的十字路口“我走左边你呢?”
   “右...右边。”
   “那,再见。”
   “再见。”
   转过身,走向和源氏相反的方向,莉娜突然很想哭,会不会以后就不会再有交集,她不想这样,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让莉娜充满了勇气,想他明白我的心意,她转过身喊到
   “源氏。”
那人回过头,背景那几棵树飘落的樱花衬他修长的身影。
   “我喜欢你。”
    那人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似是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莉娜却转身跑掉了。
    我真是个笨蛋。
    第二天,莉娜这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也没在上课时睡觉,搞得班主任莫里森十分感动,认为她终于要好好学习了,知情人宋哈娜表示
   “不不不,老师,你想多了。”
    他不会讨厌我了吧,啊!我怎么这么蠢,莉娜趴在桌子上,怨念的想到。
   “我去帮你买点吃的吧,早上你肯定没有吃饭”
    站在一旁的哈娜十分担心,刚转身却不小心瞟到门口的身影。
   “岛田同学,你来干什么。”
    源氏?他来干什么?来拒绝我的吗?莉娜惊讶地抬起头,正好对上他的视线,他就这么看着她,最后他笑了说
   “我来找我女朋友”
   

一百个用食物来描绘的爱情


这个梗是我突然想到的,食物和爱情联系在一起,不觉得特别萌吗。

强调,本文是散文,字数会比较少

接下正文

——————————————

青梅酒

往事初忆,却只依稀记得你唇边的浅笑,还有那桌上那一壶仍在冒着热气的青梅酒。
或许那晚月上枝头,照映着前一夜下的初雪,也映着你的脸。
我不太记得我那一夜穿的是否身穿一袭灼红,但是我却希望是红色的,因为你说过,我很适合红色。
那一夜,白雪皑皑,树上月上枝头,树下影儿成双一个一袭白衫,一个身着红裙,一边谈情说爱,一边共饮着刚挖出的青梅酒,一如我们现在,只是早已两鬓花白,身后是那一对儿孙嬉笑打闹。
我转过头与身边的人对视,如我所愿的看到了与我眼中一样浓浓的情愫。
或许比我眼中的还要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