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ight

职业腐女
玛丽苏
拖延症
懒癌晚期

我所目睹的爱情【第三人称视角】【源猎慎入】

#源猎
#还有三天中考我还在搞事情也是厉害
#小学生文笔
#感觉也没怎么写他们两个之间的相处

      窗外渐渐沥沥的下着小雨,时不时还会打下来一道声音不大向的闷雷,窗外的风景正如我现在的心情一样,糟糕透了。

      该死的莱耶斯,那个黑鬼,恶魔。

      我蹲在无人的医院走廊里可怜巴巴的想着, 不就是回答问题慢了几秒吗,至于那么凶对我吗?讨厌鬼!

      更可恨的是,就在他僵着脸凶完我之后居然转头就对着隔壁病房的莫里森医生露出老傻子一样的笑容,老流氓!死gay!

      我可能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于是把头一低,蹲在地上开始哭,哭的感情十足,惊天东地。
如果不是下午的查房不能迟到,我感觉我能在这哭上一天。

      “你还好吗?”

        头顶响起一个好听的声音,打断我那跟死了爹娘一样的嚎叫。

         我抬起头看着那个声音的主人却直接望进了一潭清澈的泉水,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纯净的宛如一个新生儿。

          可能是被我直勾勾的盯着觉得有些不自在,她转过头避开了我的视线,递过来一张纸巾,“喏,先擦擦吧。”

         我接过纸巾,不好意思的擦掉脸上脏兮兮的泪痕,用带着鼻音的声音对她说“我没事,谢谢你。”

         她背对着窗户,逆着光,对我笑着说道“那就好。”

         我低头揉了揉快要被闪瞎的眼睛,感觉心上刚被一个不穿内裤的小流氓给射了一箭。

         是的,没错,我也是个弯的,这时我突然意识到,我是不是不该在内心这么对待莱耶斯这个同类。

          自那天以后,我就去找了负责这个楼层的好友,用威胁诱惑弄来了那人的信息。

          她叫莉娜.奥克斯顿,是一名刑警,因负伤住院,真是让人更加心动的职业,她的名字也让我变得小鹿乱撞,我本来计划着时不时去她的病房刷一刷存在感,然后两个人日久生情什么的,但是我去每次都能看见一个东方男人,不得不说他长的长相是非常不错,以至于当我看他第一眼时,我就感觉我的大脑里有一大群小人举着写有“敌人来袭”的牌子在边跑边叫。

            我拽过来给病人换药的好友,问那个男人是谁。

              然后好友她竟然一脸“你竟然不知道”的表情给我上了一节科普课。

            他叫岛田源氏,是本市公认的最帅刑警队长,最帅是什么,就是好看,最受欢迎,就算他只是随便不走心的一撩你都会束手就擒的男人。

          然后好友还一脸“一条土狗还和狼抢肉吃就是你的不对了”的表情来安慰我“加油吧,说不定撞见鬼了。”

           我:“mmp。”

          莉娜她伤的是胸口,一把刀直接插进心脏的位置,但是幸好被骨头挡住了,所以抢救了四五个小时就抢救回来,那时那个姓岛田的人就一直守在手术室门口都急哭了,身旁的队友也一直在安慰他,但他还是坐在那里抹眼泪。

           我坐在休息室里,抱着奶茶和瓜子听着小护士们七嘴八舌的跟我说。

          虽然跟那个岛田没说过几句话,但我也能从他的一举一动感受到,他是个骄傲的人。能做出在公共场合哭这么和我一样没品的事情。

          我低头看着手中的奶茶,心里很不是滋味。

         其实他们,挺般配的。

          他们两个的气氛特别融洽,让人插不进去,就像是一个正在吃甜粽子的人不能插进两个正在吃咸粽子的人的对话一样。

           我曾经在午休时去看过她,那个男人正趴在她的床头,他睡着了,她坐起身子,低着头,玩弄着他的头发,给他编辫子,眼里温柔的都能滴出水。也许只有瞎子才看不出她眼中对他的温柔和爱意。

            多么美好的一对。

          我抹着眼泪,恶狠狠的抢走好友手中的查房记录,又走进她的病房。

          他们在吃饭,她不停的把自己上青菜挑进男人的碗里,又把碗里她喜欢的菜挑进自己的碗里。

            她注意到我了好奇的用好听的声音问我。

          “今天怎么换你来查房了?”

           “她有事,就拜托我来顶班。”

             我来让我自己死心。

           “是这样啊,啊!源氏我不要吃这个!”

          “伤患需要营养。”

           问完常规的问题之后我就打开门,,想了想又转过身,对他们说

         “祝你们幸福。”

            她把一直当项链的戒指戴在了手上,和男人手上的是一对的。

                  END.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