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ight

职业腐女
玛丽苏
拖延症
懒癌晚期

自我【源猎慎入】


我到底在写什么,老天,我竟然连我在写什么我都不知道,我竟然写死了我女神,我的天哪,文笔像屎一样。

第一天
宇宙间最无聊的存在

心中最复杂的感情

无人可知的真相

他坐在窗边轻声吟唱,却一直没有说出最后一句,她就这样看着他,就像仰望天上的神一样,那是她的一切。

他是伟大的,他一定能救赎一切。

[你想得到他。]

[我从来没想过。]

[呵。]

[…………]

[痴心妄想。]

他察觉到她的目光,转过头,黑水晶一样眼睛,深邃的眼神仿佛能够让人心甘情愿溺死其中,他吟唱出最后一句,轻飘飘的落在她的心中。

“世间最美的存在。”

第二天
我轻轻敲响他的门,得到他的允许后,我推开他的门。

白色,一片让人内心平静的白色,我把茶放在桌上,转头去看他,他正手握一名少女的手,那名少女很美,棕黑的长发就这样铺在床上,她的双颊透着一点粉红,长长的睫毛像一把小刷子一样,只是她现在闭着双眼,如果睁开的话一定是大大的、水汪汪的,可爱极了吧,可惜没有机会看到,我遗憾的想到。

他把手中的东西放在柜子上。

“莉娜,帮我把这些拿走扔掉。”

“好的,岛田先生。”

我把床头柜上的针管拿出房间。

[那个女孩是谁呢?]

[没所谓吧,反正你也见不到她了。]

[是吗……]

[别担心。]

[……]

第三天

电视上的照片无疑就是昨天的那边女孩,宋哈娜,哈娜,花儿,很好听的名字,可是又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把手中的碗递给他,他接过后,像是在思考,然后他看向我说。

“莉娜,下次你还是少些盐比较好。”

“……好的。”

“再来一碗。”

“好”

[都怪你。]

[哈?又不是我做的 是你做的好吗。]

[也是你做的。]

[我拒绝跟你说话。]

第四天
我按往常送去茶,他不在,一个女人坐在他的床上,她跟之前的那些女人一样漂亮,她拥有漂亮的金色长发和海蓝色的眼睛,她看到我时眼里充满了一种我看不懂的眼神,她想要站起身,就又踉跄的一下坐了回去,我不懂她眼神的意思,我打开门走了出去,还是不要打扰她的比较好。

[一个奇怪的女人。]

[没错。]

第五天

最近附近总是会有警车像是在寻找什么,他最近也是回来的有些晚,我会等他回来,但是大多数都等不到,他看到我会惊讶,然后便笑着赶我去睡觉。

男人名叫麦克雷,应该是那种传说中只要给他钱就什么都会为你做的那种人。

他把手中的档案袋扔给我笑着说。

“抹掉一个人的痕迹,再伪造另一个可不简单。”

“我知道。”我说

“还要再请办你一件事。”

[你还真是大手笔。]

[你不也同意了吗?]

[为了他你可什么都能做,再说我也没办法拦你]

第六天

“你这是第一次同意买外卖。”他笑着看着我。

“你应该会喜欢。”我把筷子递给他。

“你做的米饭可是没人能比的。”

“谢谢夸奖。”

“岛田先生要喝酒吗?”我把手中的杯子摇了摇,向他示意道。

“嗯,你在哪儿买来的?这东西可不好找。”

“那家饭馆正好有。”

过了一会儿,瓶子空了一大半儿,他也倒在了地上,我拿起手机。

“你可以上来了”

我把他的行李拿出来,递给麦克雷。

“药都给他吃了吧?”

“会有用吗?”

“你放心,保证他忘记这一切。”

“但愿那个奇怪的药会管用……”

“那就永别了,可爱的女孩儿。”

我在窗边看着车远去,我转过身看着一尘不染的房间,等待着那些人的破门而入,同样,也等待着死亡。

[值得吗?]

[你应该知道他是我的一切。]

[我知道,放心,我会陪着你的。]

[谢谢。]

[因为我就是你,我们本是一体。]

第七天

清晨,男人在床上坐起身,看着这个陌生的房间。

脑子一片空白,我是谁?男人想。他看到了桌子上的档案袋,打开后发现这是他的身份证明。

奥克斯顿

一点也不熟悉的姓,他对这所有都没有熟悉感。

突然他脑内,闪过一个画面,面对月亮的少女,那琥珀色的美丽眼睛,正看着他,闪耀的发亮。
然后他仿佛不受控制一般脱口而出。

“世间最美的存在。”

————————————

“本市近年来最大一起连环杀人案,今日告破。”

“凶手名叫莉娜·奥克斯顿,15岁,已于抓捕时自杀身亡。”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