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ight

职业腐女
玛丽苏
拖延症
懒癌晚期

【源猎慎入】

#课上产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大家看着玩吧
#小学生文笔  




塔外早已黄沙遍地,这里几乎没有绿色,同样也没有人烟,几处建筑残骸还顽强的站立在沙地上。

  “滴滴。”手中的定位仪又响了起来,这已经是第三次了,身边的麦克雷不耐烦的咋一下舌。

  “这次又是那里,这些流浪者也太会耍人了。”

   莉娜并没有回应他,而是看着手中的仪器上不停的闪烁的小红点,猛地一拍麦克雷大叫道。

  “就是这儿,停车。”

  “我的老天,开车呢,别对我动手动脚,多危险,你一个向导,手劲怎么这么大。”

   一个急刹车停在了破旧大楼下,莉娜抬头看着漆黑的窗口,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莉娜下车后对麦克雷说  “虽然是求救信号,但你还是带着吧,我有点担心。”

   他接过袋子后对莉娜比了一个没事的手势,随后便率先走进了大楼,莉娜跟在他身后也走了进去。

   感觉很不好,自从走进大楼之后,便觉得角落里有无数双视线对准了两个人,她快走了几步拉住麦克雷,他也感觉到了,在走了一段路之后,就拉着莉娜转身喊到。

  “跑。”

   然后传来几声枪响,麦克雷骂了一声娘,然后也掏出袋子中的枪支会转身回击,莉娜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把他推向柱子后,顺势一个翻滚到一个柜台后面,也从身后抽出枪开始还击。

   突然一个巨大冲击力从左肩处穿过,剧痛让她的大脑暂时无法思考,也站不起身。

   视线一片模糊,隐约看到麦克雷冲她大叫和冲上来的武装者,她挣扎着去够身旁的枪,还差一点点,加油,莉娜,你可以的,还有一点点。

  武器出鞘的声音在枪声中显得十分微弱,但是莉娜还是听到了,绿光从眼前划过,然后我便陷入一片黑暗。

  
   少年站在风中,他回过头对着向他跑来的少女张开手臂,接住了她,伸手勾住少年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颈处开始咯咯笑,少女的声音十分清脆,少年扶住了少女下滑的身体。

  “怎么这么开心?”

  “我在温斯顿的花生酱里放了盐,他快气死了。”

  “调皮。”

他们身后传来温斯顿的怒吼少女抓住少年的手向远处跑去,大声说道“源氏,你快点跑,温斯顿追过来了。”

   两人躲进了大楼后面的花园里,他们靠在一起喘气,哈哈大笑,不知道谁先拥抱谁,也不知谁亲吻了谁,阳光从树枝间倾泻而下,在他们身旁跳跃,舞动。

   突然刺耳的警铃声响彻了天空,打破了二人之间正发酵的暧昧气氛,军人的警觉让他们掏出腰间的武器,迅速的集合地跑去。

  “武装者入侵,警告,武装者入侵。”

  “莉娜,一会跟紧我。”源氏把刀挂在腰间,又数了数弹夹递给她的向导。

  “嗯,你也要小心。”少女接过弹夹后,执意向哨兵的腰间又挂上了一把枪和弹夹。

   以往塔也会受到袭击,但是敌人数量都不太多,但是这次他们却像要捣毁塔一样倾巢出动了,打得他们措手不及。

————————————————————

   少年抱住昏迷的伴侣,单手持刀身前,满脸的血污让他视线变的不清楚,他低下头,睁大眼睛,拼命的想要看清怀中的人,却最终只能无力垂下头。

   阳光还是那么灿烂从石板残骸射下照亮他们周身。

————————————————————
  
   莉娜是被晒醒,用手挡住刺眼的阳光,打量了一下周围,呆了一会儿后,才反应过来这里是自己的房间。
   房门被打开,一个端着托盘的人走进来,莉娜看清来人后,便瞬间湿了眼眶。

那是她早已被判定死亡的伴侣,她的哨兵,她的人生另一半。

“他们都跟我说你死了。”

   源氏放下托盘走到床边,把强忍着不让自己哭的女孩儿揽住怀中。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怀中的女孩儿还靠在他的颈处不肯抬头,他叹一口气抬起她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