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ight

职业腐女
玛丽苏
拖延症
懒癌晚期

梦境 (一) 【源猎】

#源猎慎入
#刑警猎X黑爪源
#没错,又是我,我又来辣大家眼睛啦
#小学生文笔

   我最近总是做一些奇怪的梦,梦里总是有一个人,明明不认识他,但是在梦里,我却像是跟他很亲密一样,我们做着只有恋人才做的事情,拥抱 亲吻,也会抵死缠绵。

    房间里很暗,只有台灯散发着幽幽的微光,一声声喘息和让人脸红的水声回响在在房间,男人背着光,汗珠顺着他的发丝滴在我的脸上,欢愉过后,他仰下身在我耳边轻声说

    “我爱你。”

     ——————————————

   “怎么了莉娜,脸色这么差。”安吉拉担忧的问,然后递过来一杯热茶。

  我握紧温热的水杯,白雾模糊了坐在对面的安吉拉,犹豫了很久,还是打算告诉她。

   “如果...你梦到了一个陌生的恋人,这是什么现象。”

  安吉拉愣了一下,像是被我吓到了,我捂住脸,无力的解释着 “哦,老天你一定吓到了,抱歉,跟你说了这么奇怪的话,请忘了吧。”

   一口喝掉已经凉透的茶,然后对安吉拉说再见,头开始莫名阵痛,我打算去休息室躺一下。

   ——————————————

   刀划过胸膛,血争先恐后涌出来,也溅了挥刀人的脸上,染上几滴红色的英俊脸庞在五彩斑斓的霓虹灯下,显的犹如一个恶魔。

   他干净利落的挥刀入鞘,一边擦去脸上的血红,一边信步走来,步态优雅仿佛他并没有走在脏乱的巷子里,而是奢华的古堡宴会上一样。他走过来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不屑的勾起嘴唇。

    “真没用。”

   ——————————————

   猛的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右手擦去冷汗 快速跳动的心脏慢慢平复下来,往常自带粉红泡泡和滤镜的梦,突然变得这么暴力,让我狠狠的受到了惊吓。不过这是我第一次看清那个男人的脸,英俊的让我意外。

   突然打开的门让我又被吓了一跳,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应该是新人,她慌张地站直,行了个礼,小声说,“对不起,我打扰你了我这就走。”

   “不用了。”我起身整理好衣服,又顺便看了一眼手表,下午三点...我竟然睡了两个小时,不知道有没有耽误什么事情。“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谢谢您。”

  当我走过走廊拐角时,感觉到突然有一道视线想要刺穿我一样,可是回过头却正好看到刚被关上的休息室,好笑的摇摇头,便把这当做错觉。

   走进办公室,却听到安吉拉在门里跟别人争执,很难想象,好脾气的安吉拉会跟别人争辩到这种程度,门的隔音很好,只能隐隐约约听到几个单词,“想起来...怎么...就这样,不行......会再次...带走”

   我打开门,对安吉拉摆了个手,就看到安吉拉慌张的对电话说道,“她回来了,我先挂了。”

   “怎么了,亲爱的?”我不解地问她。

   “没事。”她先是这么说 然后又抬起头看着我,像是在确认什么一样,又说了一遍。

   “没事的,莉娜。”





【莫名感觉我在下一盘不小的棋,剧情废抱紧自己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第一次写长篇,请关照】

评论(7)

热度(6)